精神标语

博学创新,厚德载物

爱国明德,笃信好学

独立自由,求实创新

当前位置:主页 > 威廉希尔中国官网 >
凉山大火后西昌七日祭

  凉山大火后西昌七日祭
四川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消防员昨日“头七”;公众连日来通过各种方式缅怀

  4月4日上午,木里森林火灾牺牲烈士追悼会在西昌市火把广场举行。民众陆续进入追悼会现场,向烈士告别。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4月3日上午,民众前往西昌市殡仪馆祭奠英雄。一队小学生在灵堂门口向英雄们敬礼。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4月6日,西昌市烈士陵园举行在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烈士张浩的骨灰安葬仪式。图/视觉中国

  4月6日,是四川凉山森林火灾中牺牲消防员的“头七”,也是西昌籍消防员张浩的骨灰安放进烈士陵园的日子。

  早上10点40分,载有张浩骨灰的车队抵达陵园。人们拉着肃穆的挽联,“英雄一路走好”的声音此起彼伏。人群中,有人缓缓地摘下了帽子。

  张浩骨灰安放的陵园,背靠着青山,那里有他熟悉的森林、松鼠和阳光。正面,就是邛海如镜子一般澄澈的湖水。

  西昌,是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这几天的西昌市区,蓝花楹盛开了,紫色花瓣在风中飘飘扬扬。如果不是这场灾难,现在本该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季节。如今走在街头,随处可见写着“英雄一路走好”“悼念英雄”的黑色横幅;耳边还会掠过人们的感叹,“多年轻的孩子啊”。

  从3月31日到4月6日,是西昌人民难以忘记的7天,也是全国人民心系木里火灾救火英雄、缅怀烈士的7天。回首这7天,有悲痛、有致敬,有追思,更有不舍和怀念。英雄不死,只是长眠;西昌悲怆,更显坚强。

  凌晨的救护车

  张大力(化名)是西昌市一家医院的工作人员。

  4月1日凌晨,本该早已入睡的他,心里莫名有点发慌。凌晨1点多,他接到电话说,“木里那边发生火灾,有人被困”,要求救护车紧急出诊。

  张大力说,当日应急部门通过120指挥中心,从西昌市和木里县火灾现场周边的医院紧急调配了十六七辆救护车,其中仅西昌市就出动了11辆。

  4月1日凌晨2点10分左右,张大力所在的救护车乘着夜色,从西昌出发。一路上,白色的救护车穿过崇山峻岭和无数的山洞隧道。那晚天阴,没有月亮。

  清晨6点50分,他们到达了距离火场最近的木里县立尔村。立尔村在雅砻江边上,两边都是苍黄陡峭的高山,沟底的梯田有零星的绿意。车队在一块平地待命,张大力那时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他们只是失踪了,我们是白跑一趟。”

  下午5点半左右,张大力远远地看见,村民和参与搜救的人员,用木棒搭的架子把牺牲的消防员从山上抬下来,遗体已经用白色的布包裹起来。

  随行的法医要当场验DNA。翻开白布,遗体已经面目全非了。他看见一个战士的胸口,还有一只没烧焦的黑色手机。一个战士后背被灼烧,呈标准的蛙跳姿势。张大力当时猜想,他可能是在保护其他人,或者是挡在人群最外面的一个。

  在场的医务人员都掉了眼泪,或是转过身不忍心看。回家后曾有人问张大力怕不怕,他说,“如果允许的话,我愿意和他们每一个人拥抱”。

  据应急管理部消息,截至4月1日18时30分,在四川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灭火中失联的30名扑火队员的遗体已全部找到,其中包括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

  消息很快传回西昌。坐落在城郊一座山坡上的殡仪馆,下午已经交通管制。工作人员在一片空地上紧急搭建临时灵堂,环卫工人扫地、洒水、修剪杂草,到了晚上,布满尘土的水泥路已干干净净。

  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听到消息后,兄弟们通过对讲机呼吁,集结了几十辆出租车,原本想停在高速公路出口,看能否提供帮助。在听说救护车将全程护送遗体到殡仪馆后,他们又把车开到了附近,打着闪光灯向牺牲的消防员致意。

  4月2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张大力所在的车队抵达西昌。“那么晚了,我们原本想不会打扰市民”。没想到,一下高速路口,就有不少民众站在路边迎接,有的年轻人还在敬礼。

  一路都是人,交通已经管制。张大力所在的救护车,专门放慢了速度驶过市区,“救护车呼啸着开过和缓缓地驶过,肯定是不一样的,从内心来讲,我们也希望能给别人留下短暂的怀念。”

  到达殡仪馆路口时,有人在公路的双实线上铺上了黄花。等候已久的民众站在昏黄的路灯下,不知谁先喊了一句,“英雄一路好走”,“英雄安息”,人群中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喊声,坐在救护车中,张大力和同事流下眼泪。

  殡仪馆的黄花

  4月2日开始,成千上万的民众开始来到殡仪馆吊唁牺牲的消防员。

  殡仪馆外的树上挂满了白花。有木里的藏族民众一早便来了,在树枝上系上洁白的哈达。

  从山脚的路口到殡仪馆,有一段2公里左右的山路。四月初,西昌最高气温已达25度左右,高海拔地区的太阳最是毒辣,不少人顶着烈日炙烤上山。一位推着婴儿车的外婆,戴着帽子,慢慢地爬上坡。她说,牺牲的消防员蒋飞飞和自己是老乡,都是南充人,她对着不满一岁的孙女说:“我们来送叔叔一程。”

  西昌市公交公司临时调度了“免费摆渡公交车”接送吊唁群众。司机钟师傅说,最开始的一两天,来回的群众络绎不绝,总是隔几分钟便拉满了一车人,到了山上,又马不停蹄地拉乘客回来,“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

  在殡仪馆外,临时搭起了一个白色的工棚,上面白纸黑字写着,“祭祀群众接待处”。这是西昌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地,站长谈月说,工作站临时调配了10多个人,收集民众的鲜花,回答一些疑问。每接过一枝鲜花,他们都会鞠躬道谢,“我们是代英雄们,向老百姓说一声谢谢。”

  路口一家花店的老板左杰说,这几天,他每天大约要卖出500枝菊花。有时上午菊花卖完了,人们便会选择康乃馨、满天星、百合、勿忘我等颜色偏淡的花,“只要是花都会一售而空”。

  “我们连一片花瓣都舍不得损伤”,谈月说,黄色的菊花,长短参差不齐,他们便将长的先放在桶里,短的整理好再插在表面。

  在接待处,曾有一个老人家送来了一筐纸钱。工作人员婉拒,说现在正在实行殡葬改革,不方便烧。老人说,他也懂道理,只是想表达一份心意,“按照我们老百姓的说法,人到了另一个世界,有钱用”。

  有一位老大爷送来了白酒,还有人送来了苹果、橘子、梨。

  4月2日中午,来了两个20岁左右的女孩。除了鲜花,还带了一筐樱桃。4月初,正是樱桃上市的季节,这是西昌的特产。红得晶莹剔透,味道酸甜,每到这个季节,许多年轻人都会结伴去郊区摘樱桃。

  女孩说,她们想把樱桃放在消防员的棺木前。那时灵堂还在布置,天气热,谈月怕樱桃会坏,便说代逝者表示感谢,但东西先拿回去吧。谈月记得,当时女孩只含着泪说了一句话,“没关系,都是年轻人,都喜欢吃,就给他们留下嘛”。

  谈月说,“这几天我们的眼睛一直都是红的,你能感受到我们最纯朴的老百姓对英雄们的爱。”

  “心中的英雄”

  4月2日起,来自全国各地的牺牲消防员家属陆续抵达西昌。他们都会去位于西乡的凉山森林支队西昌大队营地看看。

  这次牺牲的消防官兵中,有26位出自这里。营地一片农田里,种着一些蔬菜,也养了鸡、鸭、狗。大队里有一面心形照片墙,是今年过年前后拍摄的,穿着蓝色制服的他们都留着板寸,有的坐在操场上开朗地大笑,有的双手合十扮出酷酷的表情。

( 发布日期:2019-04-07 04:05 )